今我来思

也无风雨也无晴。

【萧林】我的师父不可能这么可爱

我在ooc但是正太锋锅真的超级可爱所以你们要夸我。
还没开学的时候码的,我就拿出来晾晾。
说不定哪天就填坑了呢。
依旧abo设。
设定戳头。
***********************

1.

  林锋变成了个小孩子。
  

  坐在大殿里晃着腿的玄门之主叹了口气,谁能想到大名鼎鼎的他竟然会被自家徒弟的一颗丹药给搞成这副狼狈的模样。他现在虽然是法力未失,但却变成了十二三岁的幼童模样。

  说来也是奇怪,这丹药没什么功效,只会让人返老还童,不过却对修行时光大道的修士有着极大的益处。林锋盘算着浩土神州上修行时光大道的修士,打算敲上他们一笔。但是他又望着自己的短手短腿,无奈的叹了口气。

  当小孩也...

2017-04-27

【双林】南柯

是时候来个说停就停的急刹车了。
暖坑。
那啥很早以前的abo设。
我想要锋锅的亲亲。
有ooc。
****
************
***************************

  林锋醒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

  他的双手被绑在床头,嘴上的穴道被封住,就连修为也不知被什么东西给化去了。而床边正坐着他的第三个弟子——汪林。汪林正冲他笑着,随即就低下头,吻住了他。

  那是个很虔诚的吻。就像是朝圣一般,汪林用他的唇轻轻贴住林锋的唇,不带任何的色情意味,只是唇与唇之间的简单触碰。但汪林那双向来淡漠的眸子却紧紧盯着林锋,似乎害怕他下一刻就消失在这天际之间了似的。

  林锋显然自家徒弟大胆的举动是...

2017-04-27

魔王李白和勇者武藏。

*西幻设
*会有后续
*我不能再这么咸鱼下去了

武藏抵达那座洞窟的时候,年轻的魔王正在喝酒。

魔王并没有醉,他看到来人,口齿也很清晰。他甚至还笑着递过酒杯:“尝一口吗?”

武藏沉默了片刻,道:“谢谢,但我不饮酒。”

“是这样吗?”他看起来有些遗憾,又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酒,“既然不是同我喝酒,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是勇者,因为听过您的名讳前来挑战。”武藏朝他鞠了一躬。

魔王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根草叼到嘴里:“我不接这类业务很多年了,没人给你说过?”

“我只是想要挑战强者。”他回答。

“哦,那你等等吧。”魔王把手放到脑袋后面,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走远了。

勇者在附近的村里住下了。

村...

2017-04-06

我是在搞笑,信我。

浩土神州首款生存类节目《舌尖上的天荒广陆》正在热播之中。

“刚刚打捞起的碧螺虫,佐以些许糯米粉,加之少量盐,放入油锅中炸至焦黄,便是一道足以令饕餮也赞不绝口的美食。”

“吞吞是个离家已有百余载的饕餮,她身上似乎有着所有远离天荒广陆妖族的特性。”

“每到一地,她就会问询这里的美食,这里的风土人情,以及这里,有没有那道贯穿了她在天荒广陆记忆的菜--炸碧螺团子。”

“若是没有,她便会教那厨子做。”

“有时她也在想,自己究竟为什么要待在浩土神州,却答不出所以然。”

“但即便如此,她也不肯退去。”

“一颗小小的碧螺团子,连起了来自天荒广陆妖与妖之间的羁绊和情意,成为了不知多少妖们心中的惆怅...

2017-04-04

*记梗
*琅琊榜毒性有点大让我缓缓
*皮皮水牛,我们走

曾几何时,萧景琰无不羡艳地对林殊说过:“若是在将来垂垂老矣之时,能过上那梅妻鹤子的生活,我这一生才算是圆满吧。”

林殊是知道梅妻鹤子的意思,不外乎就是说他将来想要做个清高的隐居之人。

只不过他取这梅长苏的化名儿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心思——那就没人知晓咯。

2017-02-11

【双聂】无题

一个没有意义的短打

祝大家鸡年大吉吧:)

为什么呢?

聂怀桑嘴里叼了根草,躺在房顶上,心想。

镇子上人来人往灯火通明。毕竟快过年了,四处都是喜气洋洋的样子。火红的灯笼高高挂在屋檐下,小孩子们也拿着炮仗乱跑,他难得有些安宁的感觉,甚至想要回忆过去。

当年聂怀桑曾和聂明玦一同去过镇上除夕的灯会。年幼的聂怀桑在那年第一次被哥哥逼着放了鞭炮,从此便对那种东西有了阴影。如今倒是好了许多,只是没人再借着锻炼他胆子的由头逼他做任何他不愿意的事了。聂怀桑翻个身望着头上的天,房顶的瓦片硌得他的背有些生疼。

旁边一只猫儿不知什么时候爬上了房梁,金色的竖瞳机敏地盯着他。聂怀桑伸手拎着它脖颈上的皮毛把它带...

2017-01-26

关于玄门众的abo设

乾元坤泽设我记得是楼诚一个太太开放了授权的所以就直接用了ORZ
如果侵权请私信我马上改!!!!
ooc有
以上

乾元=Alpha
坤泽=Omega
中庸=Bate
信期=发情期
抑封丹=抑制剂

大致和普通abo设定一样,区别在于:乾元坤泽大都是根骨不错适合修真的人,而中庸一般不能走上修炼这一道路。
但是有资质可以走上修炼一道上的中庸大都会有所成就。
女性中庸是可以生育的,但女性乾元不行,男性中庸不可生育,但男性坤泽可以。
乾元和乾元谈恋爱相当于普通世界观的同性恋,坤泽和坤泽同理。
在没有抑制剂这玩意儿的时候,乾元信期只能凭借自己的法力强行压制,一般只要身边没有同样在信期的坤泽都是可以自己搞定的,坤泽同理。
成结和...

2017-01-09

一些有毒的脑洞_(:з」∠)_

*隐all林锋向
*私设有
*立志黑遍全宗门

小不点曾经十分严肃的告诫自家徒弟们,一定要和焚天崖的弟子搞好关系。诸葛婉秋疑惑的问他为什么。他吸溜着口水说:
“七大真火烤肉的味道简直是人间极品啊!”
————————————————————————————————————————

【提问】玄门天宗还有直男吗?
一宗门的基佬紫还能好了吗!!!ヘ(_ _ヘ)
1L:
没有。
2L:
哈哈哈这次再抢不到沙发我直播吞幽冥邪煌
3L:
自古二楼死于话多_(:з」∠)_
4L:
二哥不要怂就是干
5L:
楼主是个有故事的人啊[沉思]
6L:
焚天崖表示不服
7L:
焚天崖表示不服+1
8L:
焚天崖表示不服+2
9L:
焚天崖表示不服+3
10L:
焚...

2017-01-08

萧焱

一个脱单后就爽快的套上了黑色外套的耿直boy
在一群给佬紫的玄门天宗里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闪耀的脱单之光
因此受到了师弟们无情的摧残
连大殿里依旧是single dog的师父也对他亮起了fff团的火把
(然而他根本不怕烧)
欲哭无泪的大师兄悲愤地向天怒吼:
“这诺大的浩土神州还有爱吗?!”
遂被闻讯赶来的萧真儿领回家带桐儿
——师兄,小心出门被套麻袋哦。

Ps.无瞳在第不知道多少次解释自己不是被萧焱夫妇闪瞎之后,终于缩进水底不愿意出来了。在玄门天宗扛把子锋哥好说歹说之下才勉为其难浮了起来。
林锋:小炎子,我一火把下去你可能会残。:)

——————TBC——————

萌新的党费(。)原著只看到一半,应...

2017-01-07

“主人……”

他听见有谁在低低地唤他,那是个很熟悉的声音。可是他突然脑袋发晕,什么也想不起来,或者说不愿意想起来了。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莫名心慌起来。

你是谁啊?!

记忆像缺失了一角似的,他忍不住问道。没人回应,只有静得发指又漆黑的夜在试图遮掩什么。他好像记起来了些,是红色的。血色的那一点,滚烫又热烈,同那人的身份一点也不称。

头疼欲裂却毫无办法,他试图放空自己的大脑。无果。那个声音还在唤,他还差一点就可以记起来了了。记忆忽然又复苏了一些。忠诚的,可以托付后背的,我的。

“……诺菲勒。”

他顿了顿,这么叫道。

“我的诺菲勒。”

2016-10-07
1 / 2

© 今我来思 | Powered by LOFTER